首页
1
最新文章
2
活动
3
20120222 改变观念!企业大小也不重要.4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2022是特殊的一年~让我们提前暖身 分享一份母亲节礼物 2022 5/1本社公关部   18岁那年,他因为行凶伤人,被判了6年。从他入狱那天起,就没人来看过他。母亲守寡,含辛茹苦地养大他,想不到他刚刚高中毕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母亲伤透了心。他理解母亲,母亲有理由恨他。入狱那年冬天,他收到了一件毛绒衣,毛绒衣的下角绣著一朵梅花,梅花上别著窄窄的纸条:「好好改造,妈指望著你养老呢。」这张纸条,让一向坚强的他泪流满面。这是母亲亲手织的毛绒衣,一针一线,都是那么熟悉。母亲曾对他说,一个人要像寒冬的腊梅,越是困苦,越要开出娇艳的花 。以后的四年里,母亲仍旧没来看过他,但每年冬天,她都寄来毛绒衣,还有那张张纸条。为了早一天出去,他努力改造,争取减刑。果然,就在第五个年头,他被提前释放了。背著一个简单的包裹,里面是他所有的财物~五件毛绒衣,他回到了家。家门挂著大锁,大锁已经生銹了。屋顶,也长出了一尺高的茅草。他感到疑惑,母亲去哪儿了?转身找到邻居,邻居讶异地看著他,问他不是还有一年才回来吗?他摇头,问:「我妈呢?」邻居低下头,说她走了。他的头上像响起一个炸雷,不可能!母亲才四十多岁,怎么会走了?冬天他还收到了她的毛绒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邻居摇头,带他到祖坟。一个新堆出的土丘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红著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问问邻居,他是怎么走的?邻居说因为他行凶伤人,母亲借了债替伤者治疗。他进监狱后,母亲便搬到离家两百多哩的爆竹厂做工,常年不回来。那几件毛绒衣,母亲怕他担心,总是托人带回家,由邻居转寄。就在去年春节,工厂加班加点生产爆竹,不慎失火。整个工厂爆炸,里面有十几个做工的外地人,还有来帮忙的老板全家人,都死了。其中,就有他的母亲。邻居说著,吸了口气,说自己家里还有一件毛绒衣呢,预备今年冬天给他寄出去。在母亲的坟前,他捶胸顿足,痛哭不已。全都怪他,是他害死了母亲,他真是个不孝子!他真该下地狱。第二天,他把老屋卖掉,背著装了六件毛线衣的包裹远走他乡,到外地闯荡。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四年过去了。他在城市立足,开一家小饭馆。不久,娶了一个朴实的女孩做妻子。小饭馆的生意很好,因为物美价廉,因为他的谦和和妻子的热情。每天早晨,三四点钟他就早早起来去采购,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鲜肉拉回家。没有雇人手,两个人忙得像陀螺。常常,因为缺乏睡眠,他的眼睛红红的。不久,一个推著三轮车的老人来到他门前。她驼背,走路一跛一跛的,用手比画著,想为他提供蔬菜和鲜肉,绝对新鲜,价格还便宜。老人是个哑巴,脸上满是灰尘,额角和眼边的几块疤痕让她看上去面目丑陋。妻子不同意,老人的样子,看上去实在不舒服。可他却不顾妻子的反对,答应下来。不知怎的,眼前的老人让他突然想起了母亲。老人很讲信用,每次应他要求运来的蔬菜果然都是新鲜的。於是,每天早晨六点钟,满满一三轮车的菜准时送到他的饭馆门前。他偶尔也请老人吃碗面,老人吃得很慢,很享受的样子。他心里酸酸的,对老人说,她每天都可以在这个儿吃碗面。老人笑了,一跛一跛地走过来。他看著她,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母亲,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一晃,两年又过去了,他的饭馆成了酒楼,他也有了一笔数目可观的积蓄,买了房子。可为他送菜的,依旧是那个老人。又过了半个月,突然有一天,他在门前等了很久,却一直等不到老人。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老人还没有来。他没有她的连系方式,无奈,只好让工人去买菜。两小时后,工人拉回了菜,仔细看看,他心里有了疙瘩,这车菜远远比不上老人送的菜。老人送来的菜全经过精心挑选,几乎没有杂子,棵棵都清爽。只是,从那天后,老人再未出现。春节就要到了,他包著饺子,突然对妻子说想给老人送去一碗,顺便看看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星期都没有送菜?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妻子点头。煮了饺子,他拎著,反复打听一个跛脚的送菜老人,终於在离他酒楼两个街道的胡同里,打听到她了。他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门虚掩著,他顺手推开。昏暗狭小的屋子里,老人在床上躺著,骨瘦如柴。老人看到他,讶异地睁大眼,想坐起来,却无能为力。他把饺子放到床边,问老人是不是病了。老人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坐下来,打量这间小屋子。突然,墙上的几张照片让他吃惊地张大嘴巴。竟然是他和妈妈的合影!他5岁时、10岁时、17岁时……,墙角,一只用旧布包著的包袱,包袱皮上,绣著一朵梅花。他转过头,呆呆地看著老人,问她是谁。老人怔怔地,突然脱口而出:「儿啊。」他彻底惊呆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哑巴?为他送了两年菜的老人,是他的母亲?那沙哑的声音分明如此熟悉,不是他母亲又能是谁?他呆愣愣地,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母亲,号啕痛哭,母子俩的眼泪沾到了一起。不知哭了多久,他先抬起头,哽咽著说看到了母亲的坟,以为她去世了,所以才离开家。母亲擦擦眼泪,说是她让邻居这么做的。她做工的爆竹厂发生爆炸,她侥幸活下来,却毁了容,瘸了腿。看看自己的模样,想想儿子进过监狱,家里又穷,以后他一定连媳妇都娶不上。为了不拖累他,她想出了这个主意,说自己去世,让他远走他乡,在异地生根,娶妻生子。得知他离开了家乡,她回到村子。辗转打听,才知道他来到了这个城市。她以捡破烂为生,寻找他四年,终於在这家小饭馆里找到他。她欣喜若狂,看著儿子忙碌,她又感到心痛。为了每天见到儿子,帮他减轻负担,她开始替他买菜,一买就是两年。可是现在,她的腿脚不利索,下不了床了,所以,再不能为他送菜。他眼眶里含著热泪,没等母亲说完,背起母亲拎起包袱就走。他一直背著母亲,他不知道,自己的家离母亲的住处竟如此近。他走了没二十分钟,就将母亲背回家里。母亲在他的新居里住了三天。三天,她对他说了很多。她说他入狱那会儿,她差点儿去见他父亲。可想想儿子还没出狱,不能走,就又留了下来!他出了狱,她又想著儿子还没成家立业,还是不能走;看到儿子成了家,又想著还没见孙子,就又留了下来……她说这些时,脸上一直带著笑。他也跟母亲说很多,但他始终没有告诉母亲,当年他之所以砍人,是因为有人污辱她,用最下流的语言。在这个世界上,怎样骂他打他,他都能忍受,但绝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他的母亲。三天后,她安然去世。医生看著悲恸欲绝的他,轻声说,「她的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能活到现在,几乎是个奇迹。所以,你不用太伤心了。」他呆呆地抬起头,母亲,居然患了骨癌?打开那个包袱,里面整整齐齐地叠著崭新的毛绒衣,有婴儿的,有妻子的,有自己的,一件又一件,每一件上都绣著一朵鲜红的梅花。包袱最下面,是一张诊断书:骨癌。时间,是他入狱后的第二年。他的手颤抖著,心里像插剜一剜地痛……百善孝为先!父母的爱是永远的!子女的孝也应该永远!(本社公关部 20220501)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20220501 提前的母亲节~真实故事分享 2022-04-19 2023-04-19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2-04-1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20120222不管你是主管还是员工,都该好好的想一下 

<彼得 杜拉克:决定经济发展的并不是财富500,他们只决定了媒体,报纸,电视的头条;真正在GDP中占百分比最大的还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创新的中小企业>

曾经听过一个很诙谐的老头讲课,他说他平生最看不起的,是下了班就骂老板,隔天又继续去上班的人。他说,若有本事找更好的工作,不用抱怨,做就是了。如果没有这个本事,那就根本没有抱怨的资格。

除了上班时间仍旧做好我职掌的工作,我也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些工夫,做好随时随地可以离开的准备,不论主动或被动。劳雇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条件式的关系,当维持关系的条件不存在,双方都有解除关系的权力。我们若指望在一家公司上一辈子的班,那得保证老板永远喜欢我们,我们也永远喜欢老板,再加上他公司永远不会倒、能赚钱,还要我们的价值永远不会被取代。
相对的有些观念是我要学习的

不要认为公司有持续雇用你的义务,因为你没有陪老板沉船的打算。

如果你感情用事,顾虑那些该裁该减薪的人而不处理,反而会造成表现好的人会离开你,最后留下来那些原本就该砍掉的人,公司很快就不可挽救。这不只是控制成本的问题,而且能避免人才流失。

环境变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沿用昨是今非的逻辑。(彼得.杜拉克 
上了这么多年班,突然一早上进公司,总务就发个纸箱给你,还站在一旁盯著你收拾东西,连电脑也不许开,收拾好了就走人。事情过了个把月,你还是气愤难消。
你说看到昨晚的电视新闻,上千名失业劳工聚在劳委会抗议,你也真想去抗议。
说来也巧,昨天中午我正好经过劳委会,所以对於他们抗议的原由,我能理解。 
但当你说也真想去抗议,我就有些话想对你说说。你我曾在券商共事,长期研究过许多上市公司的营运,你应该还记得,许多统计资料都显示,有七成以上的公司,开业之后撑不到三年。剩下的一半也会在后来的两年中陆续结束,能够持续经营超过十五年以上的公司,不到百分之十,十五年以上的,更是不到百分之一。


照这样来算,如果我们都从二十五岁左右进入职场,想要一直待在同一家公司,并不切实际,对吗?
比较实际的情况应该是,我们会经常因为公司前途无亮自行跳槽,也常会因为公司无法再经营下去而不得不离开,对吗
 ?
你们公司的情况,半年多前就有迹象了,我还问你怎么不另谋高就,你说你试了,但是谈来谈去,发现薪资都没有现职高。

我讲了一句很刺耳的话,你还记得吗?我说,别抱怨了,虽然他是个不善经营的人,但至少他付给你的薪资,已经超过你的「市价」了。
你的竞争条件已经在衰退当中,继续这样下去,保不住工作只是迟早的事。
曾经和一位创业成功的朋友有过一席印象深刻的谈话。他长我十来岁,在成功前曾经有过两次事业失败的经验,负债累累,第三次,他成功了。那日与他饮酒吃饭,已是他创业成功的第五个年头。他说前四年的获利都用来还了债,现在才算稍微赚了点钱。
我举杯表示佩服,微醺的他却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你上班的公司经营不善,快要倒,你会有什么打算?
想都没想,我说当然马上开始找下一个工作。他意味深长的笑著看了我一会,才开口说:「这半年来,我到处问人这个问题,你是第八十六个,大家答案都大同小异。从来没有一个告诉我:『我会去告诉老板,别担心,我会用我的全部家当陪他拚到底。』」
他说:船沉了,和船一起沉的总是船长。水手都带著剩余的粮食、饮水,搭救生艇走了。
所以他学到了教训。绩效好,该加薪就加,该发奖金就发,但绩效不好,该减薪、该裁撤,一定公事公办,不会拘泥员工的年资或彼此的感情。因为,「如果你感情用事,顾虑那些该裁该减薪的人而不处理,反而会造成表现好的人会离开你,最后留下来那些原本就该砍掉的人,公司很快就不可挽救。这不只是控制成本的问题,而且能避免人才流失。」
从那天开始,我再也不曾认为公司有持续雇用我的义务,因为我的确没有陪老板沉船的打算。
除了上班时间仍旧做好我职掌的工作,我也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些工夫,做好随时随地可以离开的准备,不论主动或被动。
还记得你曾经笑过我到处面试去探行情吗?就是因为与他那一席话。劳雇之间的关系,是一种条件式的关系,当维持关系的条件不存在,双方都有解除关系的权力。我们若指望在一家公司上一辈子的班,那得保证老板永远喜欢我们,我们也永远喜欢老板,再加上他公司永远不会倒、能赚钱,还要我们的价值永远不会被取代。
我不是在帮资方讲话。我知道有些资方是故意恶性倒闭,不过绝大多数的创业者都希望能够成功,不但自己有好日子过,还可以提供许多稳定的就业机会,养活好几家人,甚至像王永庆,养活的是数万个家庭的几十万人。
创业者投入资金、时间,还有比员工更多的劳心劳力,同时承担著因为营运能力不足、判断不正确、被倒帐、景气反转等无时不刻都存在的失败风险。平均每当一人创业成功,就有九个人失败,而这些成功的人,平均都先失败过两次。


相对而言,受雇者得到一个职位,只要每天早上按时去上班,做好指定的工作,每个月时间到了就有一份薪水可领来养家活口,如果外面找得到薪水更高、前途更光明的工作,通常会递出辞呈离去。而如果找到的工作薪水更低,就表示在现职上已经「超额获利」。若是公司经营失败,除了拿不到的薪水,没有其他的风险。在这样的相对关系下,我们身为职员、劳工,有什么资格抱怨老板为了能够继续营运下去而裁员?我们该不该想一想,为什么走路的是我们?
曾经听过一个很诙谐的老头讲课,他说他平生最看不起的,是下了班就骂老板,隔天又继续去上班的人。他说,若有本事找更好的工作,不用抱怨,做就是了。如果没有这个本事,那就根本没有抱怨的资格。

这一个多月来,听你埋天怨地,希望你也想一想自己是否真的完全没有责任。你得到几次面试的机会,但条件都不如你原来的工作。有没有想过外在的环境变了,你的心态也该调整?现在的就业市场,是一个硝烟密布、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杀戳战场。但仗还是要打下去,你所应该做的事情,是遍寻你的身上、四周,找出任何还能使用的武器。哪怕原本用的是机关枪,现在只剩一把美工刀,要先守住一个小小的方寸别被打挂,你就能继续在战场上存活,而且,你一定要记得现在这个经验:永远要不停止成长学习。别再使自己陷入武器不够用的处境。这是自己的责任,不是别人的。
拿自己的不幸去怪别人是最容易的事,但却一点帮助也没有。说真的,景气的确不好,现况中有太多的不确定,每个人心中都有或多或少的惶恐,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坐以待毙一定没指望,你同意吗?
今后我仍然愿意陪你喝酒聊天,喝咖啡吃饭,陪你检视身上的武器,一起研究在这战场上存活下去的策略。我们是长年的朋友,理当互相支持。但那不表示我想同情你,也不认为你需要我的同情,所以,听你怨天尤人,今晚是最后一次。加油。我们一起。(20120222本社研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