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最新文章
2
活動
3
20160715 陳世哲:家族企業,交給自己兒子接班好嗎?4
全球競爭力學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路260號3樓6
工商社論-中美博弈下台灣半導體產業的隱憂 2021/11/24  工商時報 主筆室 全球晶片荒進入第二年,不僅波及汽車、家電等產品製造商,也延緩全球經濟復甦腳步,並加劇全球供應鏈危機;今年9月23日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要求國際間半導體業者「自願性」在45天內,回復26項問卷,分為二大部分各13題,一是IC設計、前後端晶片製造、封測業者、半導體通路商,另一是半導體產品或晶片的中間及終端用戶,涉及企業營運與客戶隱私的商業機密,想要綜攬半導體產業的一切:預測、庫存、產能和利用率,找出供應鏈危機的癥結所在。 美國商務部11月8日指出,英特爾、英飛凌、通用汽車、SK海力士、台積電等公司都已在期限內提交資料;10月9日韓國政府與韓國半導體產業協會(KSIA)成立「半導體團結合作委員會」,將由政府整合意見並出面與美國政府溝通;反觀我政府:這是「自願性」的、企業自己會考量,政府似乎未積極作企業後盾。半導體業者如台積電是商業公司,最重要就是信譽,如果台積電輕易將客戶資訊公開披露給美國政府,那以後還有誰敢找台積電合作,目前客戶或許沒得選擇,但這將影響台積電在行業內的信譽。 全球半導體供應鏈危機,根本問題在於其產業結構過度集中,且進入障礙很大,需多年千億級別的投資才能量產,更需要有刻苦耐勞的高科技人才。近二年,半導體已是中國大陸、美國、日本、歐盟、韓國等先進國家產業政策重點:美國今年6月通過「2021創新暨競爭法案」預計五年內投資520億美元支援半導體產業;日本今年6月公布「半導體/數位產業戰略」邀海外晶圓廠在日本設立合資工廠,計劃投資約18.4億美元;韓國今年5月規劃「K半導體策略」,政府十年內提供投資資金、政策,支援三星電子等153家企業,建立半導體設計、原材料、零組件、設備和生產等高效產業聚落;歐盟今年2月投資1,450億歐元研究半導體技術,建2奈米晶圓廠,提高歐洲在晶片設計與製程的地位;大陸2020年12月公告「促進積體電路產業和軟體產業高品質發展企業所得稅政策」,免徵半導體企業十年所得稅及相關設備進口稅,今年10月提出「十四五規劃」,預計投注10兆人民幣(約43兆新台幣)在半導體產業發展。 2020年全球半導體業共有410座晶圓廠,以晶圓廠「所在國」計算,日本有92座、台灣有70座、美洲(美國和加拿大)有67座、大陸有64座、歐洲有44座、韓國有38座、其他國家有35座。以廠商「掌控力」國別計算,美國掌控92座(美國境內產能占43.2%,約有42.3%設於亞洲〔台+新+日+中〕),台灣掌控85座,日本掌控73座,大陸掌控50座,歐洲掌控46座,韓國掌控43座,其他國家掌控21座。2021/2022各國將增建晶圓廠約29座(12吋廠為主):美國6座、歐洲3座、大陸8座、南韓2座、日本2座、台灣8座,這29座至少要到2024年後才可能量產。 幾乎所有製造商為分散風險,都投入資金使半導體生產足跡多元化,但這至少需要二年時間,無法一夕間達成。以目前經濟情勢來看,美、中、台經濟緊密,爆發衝突對各方都有害無益,這也是許多分析師認為大陸很難在短期內對台發動武力統一。 但如果美國的半導體管制政策陷入失序,以長臂管轄限制全球半導體工廠皆不能為中國生產晶片,則大陸可掌控的晶圓廠將降至50座以下(14座為非中國投資工廠將可能停工)。中國也無法再使用台灣晶圓廠(含占全球92%在台10nm以下先進製程廠)及韓國的先進製程,則中美之間的爭議將愈趨嚴重,而其中台灣70座晶圓廠更將成為眾所矚目的爭議焦點。 綜上所述,21世紀第二個十年,經歷中美爭霸、疫情之亂、晶片荒的影響,導致全球供應鏈危機、經濟復甦減緩及各國半導體自主化趨勢。如今發展半導體產業已是各國政策的重中之重,要加強研發、設廠,建立設計、原材料、零組件、設備和生產等自主能力;任何影響半導體產業發展的問題,各國都會優先及時克服解決。台灣40多年來因為長期耕耘半導體產業,反而在供應鏈危機中異軍突起,成為台灣這兩年出口和經濟成長的主力。不過半導體產業完善基礎設施環境已成過去,未來台灣可能長期陷入缺電、缺水、缺用地、缺人才、缺政策的窘境;尤其兩三年過去,先進國家可能超車台灣,則台灣半導體居全球供應鏈的關鍵地位,能否還能維持下去,不禁令人憂心。這兩年正處於重要時刻,更需要政府執行正確的產業政策,以支持台灣經濟的永續成長。(本社公關部引用)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08864.html 20211124 工商社論-中美博弈下台灣半導體產業的隱憂 2021-11-24 2022-11-24
全球競爭力學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路260號3樓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08864.html
全球競爭力學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路260號3樓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08864.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1-11-24 http://schema.org/InStock $NT 0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08864.html

相關連結:http://bit.ly/29lXfnX

陳世哲:家族企業,交給自己兒子接班好嗎?
2016/07/05 作者: 陳世哲教授 中山管院院長  本設研究部7/15引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有一個大戶人家,老爺子生了一大群兒子。當老爺子逐漸老邁,這麼大一個家當總得交給一個兒子來管吧。可是鑰匙就只有一把,兒子卻有一大堆,該給誰呢?老爺子一時也拿不定主意。但是,這群兒子們為了這把鑰匙,卻爭得你死我活,鬧得不可開交。這時,只有一個兒子默默站在一邊,只幫老爺子幹事,卻從不參與爭鬥,最後,老爺子終於想明白了,這把鑰匙交給這群爭吵的兒子中的任何一個,都會管不好。於是,老爺子將鑰匙交給了那個默默站在旁邊,不參與爭鬥的兒子。(雍正王朝電視劇)

這是二月河小說中鄔思道講給雍正(當時是雍親王)聽的一個故事,老爺子指的就是當時的康熙皇帝,晚年的康熙,飽受「九王奪嫡」之苦,兩度廢太子,最終不再立太子。所以鄔思道的意思要雍親王不要捲入兄弟的奪嫡之爭,默默的做事。他說,「爭是不爭,不爭是爭,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

▋康熙皇帝的接班難題

古代的王朝就是一個家族企業,而且這個王朝的家族是「獨資」企業,擁有百分之百的股權,所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王朝的董事長(皇帝)一定是要自己家族的人來擔任,不可能假手外聘的專業經理人來擔任。

康熙14年,立第二個兒子允礽為太子,康熙47年第一次廢太子,隔年再立允礽為太子,康熙51年再度廢太子,且宣示永不再立太子。兒子之間為了皇位,明爭暗鬥,勾結朝中大臣,康熙為了誰來接班的問題,傷透腦筋! 

▋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皇帝),卻是一個失敗的家長

很多企業家,我們看到他們經營事業相當成功,但是家族的接班問題常常是他們心中最大的困擾,這些企業家可能會這樣想:我從小給他們最好的教育,教導他們兄友弟恭的道理,為什麼到頭來卻會演變成兄弟鬩牆呢?

我們常會覺得,這些成功的企業家,管理一個千百億的事業,和數百萬的員工,都是井井有條。但是面對一個十幾個人的家族,卻比管理一個幾百萬員工的企業要難。這是清朝皇帝康熙的例子,我們可以在古代王朝中看到很多這些案例,在現代的企業也是多到數不清。他們可能會想問:我管理這麼大一個國家(企業),都能應付自如,為什麼管理一個家族,竟然搞到力不從心?成功的企業家,但是卻是一個失敗的家長,指定接班人竟然是如此的難。

▋法師溫泉旅館的接班──一個最古老的家族企業

讓我們來看一個世界最古老的家族企業──法師溫泉旅館,他們是如何接班的。法師溫泉旅館位於日本西北海岸栗津溫泉,一個只能容納450人入住的溫泉旅館,這個旅館創建於西元717年,到目前的歷史是1,300多年,目前的負責人是「法師善五郎」,「法師」家族已經傳承到第46代。一個小小旅館卻有最強大的特殊資產,為什麼法師家族有辦法讓這個旅館傳承了一千多年而屹立不搖?

香港中文大學范博宏教授在《接班人計畫》一書中提到,法師家族接班制度有幾個特色:每一代僅有一個人擁有所有權和管理權,接班人主要是長子,其他兄弟姐妹都要離開這個家族。這個旅館要傳承的是家族歷史,他們沒有要將家族的獨特資產,放到股票市場去追求短期的利益,也就是他們不是追求賺錢,應該是追求如何把這個家族的傳統流傳下去。

范教授指出,法師家族接班人挑選有幾個步驟:(A)長子是既定的接班人;(B)沒有兒子,長女的丈夫需要入贅並改名為「法師」,作為接班人;(C)沒有兒子女兒,就是領養,作為接班人;(D)所有法師溫泉旅館的接班人,在接班後都必須改名為「法師善五郎」,所以這個旅館的負責人永遠都是「法師善五郎」。採用這種制度的優點,就是唯一接班人,其他家庭成員都會用家庭財產或其他方式作為補償,所有權和經營權都是合一,沒有分散,確保家族的價值和傳統的延續。(范博宏,接班人計畫,第212頁)

▋中國有數千年的歷史經驗,還是無法提供一套有效的接班方法

中國有5千年歷史,但是不管是皇朝或是企業,過去的經驗似乎還是沒有辦法解決傳承的問題,我們以最近的朝代:明朝和清朝為例,兩個朝代也不過傳承200多年就滅亡了。私人企業,那就更不用講了,「富不過三代」這句話,早就已經為企業的接班難題做了結論。5千年的歷史經驗,卻仍然沒有學習到讓家族或企業的傳承提供可供依循的經驗法則!該如何傳承?這不僅是個議題,也是個難題。

▋自己兒子接班,好嗎?

家族企業接班應該是要由自己兒子接班還是請外部專業經理人接班呢?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的佛蘭西斯科(Francisco Perez-Gonzales)以美國335個企業接班作為研究對象(1980-2000),其中有122個企業(36%)是家族CEO(internal CEO)來接班,其他213個企業則是讓專業CEO(external CEO)接班。他比較接班的前三年和後三年的績效,結果發現:(A)這些家族接班的CEO,他們的年紀平均比外部接班CEO年輕8歲;(B)3年以後,家族CEO的公司比那些專業外部CEO掌管的公司績效(OROA)少14%。(C)有沒有大學學歷會不會影響到公司績效?這個研究發現,家族接班的CEO沒有大學的比例是45%(54個企業),而這54個家族接班的 CEO,沒有上過大學,三年後的績效顯著的低於那些專業外部CEO,績效低了25%。

▋如果你的目標是要摧毀你所建立的企業,那就把企業交給你的兒子吧!

陳志武在《24堂財富課》中提到,中國企業的接班通常是一種「子承父業」的制度,與美國聘請專業經理人來經營企業,是兩種不同模式。華人社會,就如易中天教授在《品三國》所講的,常在「立嫡」(正宮的兒子)、「立長」(最早生的兒子)、「立愛」(最喜愛的兒子)、「立賢」(最賢能的兒子)中進行抉擇。不管哪種接班方式,都是在自己兒子中挑選,跟日本人在接班人的選擇範圍有相當的差異。

李維特(Steven Levitt)與杜伯納(Stephen Dubner)兩位美國芝加哥大學知名經濟學教授在《蘋果橘子思考術》中提到,如果你的目標是要摧毀你所建立的企業,那就把企業交給你的下一代吧!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曾經講過,選擇自己兒子接班就像在2000年奧運金牌選手們的長子中,選擇2020年奧運的選手!這意味著選擇性太少。香港中文大學范博宏教授更直言,如果是「能力平平」的孩子,繼任「天才」企業家,這個企業還會興旺嗎?這些專家都認為,把自己的兒女挑選為接班人,本身的選擇就是有限的,因此是無法找到真正合格的接班人。

該如何選接班人?在自己兒子中挑選,顯然不是一個很好的方法,過去幾千年歷史的見證,以及學術的研究結果,都是如此。日本人挑選接班人,主要希望傳承家族的傳統,但是他們並不僅侷限在自己的子女,挑選的範圍大了,家族的傳承自然就容易更長久,或許是值得思考與借鏡的地方。
(20160716本社 研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