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1
最新文章
2
活动
3
20151101 给孩子上脚镣,是父母不愿放过自己4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2022是特殊的一年~让我们提前暖身 分享一份母亲节礼物 2022 5/1本社公关部   18岁那年,他因为行凶伤人,被判了6年。从他入狱那天起,就没人来看过他。母亲守寡,含辛茹苦地养大他,想不到他刚刚高中毕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母亲伤透了心。他理解母亲,母亲有理由恨他。入狱那年冬天,他收到了一件毛绒衣,毛绒衣的下角绣著一朵梅花,梅花上别著窄窄的纸条:「好好改造,妈指望著你养老呢。」这张纸条,让一向坚强的他泪流满面。这是母亲亲手织的毛绒衣,一针一线,都是那么熟悉。母亲曾对他说,一个人要像寒冬的腊梅,越是困苦,越要开出娇艳的花 。以后的四年里,母亲仍旧没来看过他,但每年冬天,她都寄来毛绒衣,还有那张张纸条。为了早一天出去,他努力改造,争取减刑。果然,就在第五个年头,他被提前释放了。背著一个简单的包裹,里面是他所有的财物~五件毛绒衣,他回到了家。家门挂著大锁,大锁已经生銹了。屋顶,也长出了一尺高的茅草。他感到疑惑,母亲去哪儿了?转身找到邻居,邻居讶异地看著他,问他不是还有一年才回来吗?他摇头,问:「我妈呢?」邻居低下头,说她走了。他的头上像响起一个炸雷,不可能!母亲才四十多岁,怎么会走了?冬天他还收到了她的毛绒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邻居摇头,带他到祖坟。一个新堆出的土丘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红著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问问邻居,他是怎么走的?邻居说因为他行凶伤人,母亲借了债替伤者治疗。他进监狱后,母亲便搬到离家两百多哩的爆竹厂做工,常年不回来。那几件毛绒衣,母亲怕他担心,总是托人带回家,由邻居转寄。就在去年春节,工厂加班加点生产爆竹,不慎失火。整个工厂爆炸,里面有十几个做工的外地人,还有来帮忙的老板全家人,都死了。其中,就有他的母亲。邻居说著,吸了口气,说自己家里还有一件毛绒衣呢,预备今年冬天给他寄出去。在母亲的坟前,他捶胸顿足,痛哭不已。全都怪他,是他害死了母亲,他真是个不孝子!他真该下地狱。第二天,他把老屋卖掉,背著装了六件毛线衣的包裹远走他乡,到外地闯荡。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四年过去了。他在城市立足,开一家小饭馆。不久,娶了一个朴实的女孩做妻子。小饭馆的生意很好,因为物美价廉,因为他的谦和和妻子的热情。每天早晨,三四点钟他就早早起来去采购,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鲜肉拉回家。没有雇人手,两个人忙得像陀螺。常常,因为缺乏睡眠,他的眼睛红红的。不久,一个推著三轮车的老人来到他门前。她驼背,走路一跛一跛的,用手比画著,想为他提供蔬菜和鲜肉,绝对新鲜,价格还便宜。老人是个哑巴,脸上满是灰尘,额角和眼边的几块疤痕让她看上去面目丑陋。妻子不同意,老人的样子,看上去实在不舒服。可他却不顾妻子的反对,答应下来。不知怎的,眼前的老人让他突然想起了母亲。老人很讲信用,每次应他要求运来的蔬菜果然都是新鲜的。於是,每天早晨六点钟,满满一三轮车的菜准时送到他的饭馆门前。他偶尔也请老人吃碗面,老人吃得很慢,很享受的样子。他心里酸酸的,对老人说,她每天都可以在这个儿吃碗面。老人笑了,一跛一跛地走过来。他看著她,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母亲,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一晃,两年又过去了,他的饭馆成了酒楼,他也有了一笔数目可观的积蓄,买了房子。可为他送菜的,依旧是那个老人。又过了半个月,突然有一天,他在门前等了很久,却一直等不到老人。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老人还没有来。他没有她的连系方式,无奈,只好让工人去买菜。两小时后,工人拉回了菜,仔细看看,他心里有了疙瘩,这车菜远远比不上老人送的菜。老人送来的菜全经过精心挑选,几乎没有杂子,棵棵都清爽。只是,从那天后,老人再未出现。春节就要到了,他包著饺子,突然对妻子说想给老人送去一碗,顺便看看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星期都没有送菜?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妻子点头。煮了饺子,他拎著,反复打听一个跛脚的送菜老人,终於在离他酒楼两个街道的胡同里,打听到她了。他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门虚掩著,他顺手推开。昏暗狭小的屋子里,老人在床上躺著,骨瘦如柴。老人看到他,讶异地睁大眼,想坐起来,却无能为力。他把饺子放到床边,问老人是不是病了。老人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坐下来,打量这间小屋子。突然,墙上的几张照片让他吃惊地张大嘴巴。竟然是他和妈妈的合影!他5岁时、10岁时、17岁时……,墙角,一只用旧布包著的包袱,包袱皮上,绣著一朵梅花。他转过头,呆呆地看著老人,问她是谁。老人怔怔地,突然脱口而出:「儿啊。」他彻底惊呆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哑巴?为他送了两年菜的老人,是他的母亲?那沙哑的声音分明如此熟悉,不是他母亲又能是谁?他呆愣愣地,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母亲,号啕痛哭,母子俩的眼泪沾到了一起。不知哭了多久,他先抬起头,哽咽著说看到了母亲的坟,以为她去世了,所以才离开家。母亲擦擦眼泪,说是她让邻居这么做的。她做工的爆竹厂发生爆炸,她侥幸活下来,却毁了容,瘸了腿。看看自己的模样,想想儿子进过监狱,家里又穷,以后他一定连媳妇都娶不上。为了不拖累他,她想出了这个主意,说自己去世,让他远走他乡,在异地生根,娶妻生子。得知他离开了家乡,她回到村子。辗转打听,才知道他来到了这个城市。她以捡破烂为生,寻找他四年,终於在这家小饭馆里找到他。她欣喜若狂,看著儿子忙碌,她又感到心痛。为了每天见到儿子,帮他减轻负担,她开始替他买菜,一买就是两年。可是现在,她的腿脚不利索,下不了床了,所以,再不能为他送菜。他眼眶里含著热泪,没等母亲说完,背起母亲拎起包袱就走。他一直背著母亲,他不知道,自己的家离母亲的住处竟如此近。他走了没二十分钟,就将母亲背回家里。母亲在他的新居里住了三天。三天,她对他说了很多。她说他入狱那会儿,她差点儿去见他父亲。可想想儿子还没出狱,不能走,就又留了下来!他出了狱,她又想著儿子还没成家立业,还是不能走;看到儿子成了家,又想著还没见孙子,就又留了下来……她说这些时,脸上一直带著笑。他也跟母亲说很多,但他始终没有告诉母亲,当年他之所以砍人,是因为有人污辱她,用最下流的语言。在这个世界上,怎样骂他打他,他都能忍受,但绝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他的母亲。三天后,她安然去世。医生看著悲恸欲绝的他,轻声说,「她的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能活到现在,几乎是个奇迹。所以,你不用太伤心了。」他呆呆地抬起头,母亲,居然患了骨癌?打开那个包袱,里面整整齐齐地叠著崭新的毛绒衣,有婴儿的,有妻子的,有自己的,一件又一件,每一件上都绣著一朵鲜红的梅花。包袱最下面,是一张诊断书:骨癌。时间,是他入狱后的第二年。他的手颤抖著,心里像插剜一剜地痛……百善孝为先!父母的爱是永远的!子女的孝也应该永远!(本社公关部 20220501)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20220501 提前的母亲节~真实故事分享 2022-04-19 2023-04-19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2-04-1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担心太多、了解太少:给孩子上脚镣,是父母不愿放过自己
郭俊达友情提供10/27
{本社社论:自己的小孩正好是高三与国三,很能体会父母的心情;反而我们不谈功课,只谈假日的爬山,暑假的下乡体验从事农作、渔作、做菜等等,这些平常的事。2015今年10月还增加日本-GCCA体验学院:千叶茂原Compus!由渡边定男老师负责,也是体验农村、大海、果树、温泉,这些平易近人的东西。
真的跟家长及朋友分享,不必太多焦虑;反而多跟孩子一起发现自然、发现孩子、发现自己;你们就是他们的贵人}

「老师,我的孩子不爱读书该怎么办」
「我的孩子成绩永远是最后几名,但他又没有其他兴趣」
「老师他说想去做OOO,但是我怕那个学了会认识坏朋友」
「他很单纯,我怕他不懂怎么分辨会被带坏」

每次接触台湾的家长,绝大多数都处於一种焦虑中,焦虑於孩子的表现不好、焦虑於自己做得不够多、焦虑於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孩子,所以我常在各种亲师座谈会中发现这样的家长,急著将自己满腔的焦虑倒出来,小至国小学童家长、大到研究所家长,不论孩子长大了没有、能力有没有变强,焦虑好像未曾改变,彷佛一直努力更努力地施加各种控制。

每次遇到这种家长,老实说,我都替他们觉得很累:
第一是,你把你自己搞得很累:一直处在焦虑当中大概不可能太舒服,一直想要用尽全力去控制各种变项往往事倍功半,再加上并不是做牛做马累得要死就是有效能的好父母,顶多只是不会被人留个话柄「你不是个尽心的父母」,证明自己非常用心,除此之外,这个累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第二是,你让你的孩子也感觉很累:很多时候父母不放过自己是为了给孩子上脚镣,「你看我都这么累了,你还不乖乖听话」、「爸爸妈妈很累是为了你好,所以你要乖乖念书(写作业、听话……)」,所以让孩子很早就学会「我必须乖、听话,爸爸妈妈的累都是我造成的」、「我必须……(做安全的事/父母规划好的事/父母决定的事/他们习惯的事),不然我会让父母亲焦虑」。
第三是,你们把彼此搞得很累,但问题其实没解决耶:父母亲的焦虑背后是对子女很深的爱,期许子女可以平安顺利长大,人生一帆风顺;孩子对父母亲的顺从背后是对父母亲很深的爱,希望不要再给父母亲增加麻烦,让父母亲轻松一点。看来一切都很好对吧,但,正是这样的教养方式养出了被动、且面对生涯风险较高的孩子。

让我们重新回忆几件简单且重要的事:
(一)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风险的事,没有没有风险的事;
(二)你跟孩子是不一样的个体,他不可能如你一样的思考跟行动;
(三)你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一天24小时无时无刻陪伴在孩子身边;也因此
(四)培养教育孩子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才是「回避风险/趋吉避凶」的根本,而不是「听话」。

我常常发现父母亲会忘记上述这几点非常单纯且重要的事,过度承担或剥夺孩子自主控制的能力,然后反过头来责备孩子「你怎么这么被动」、「你懂得太少」、「你怎么这么笨」、「养你养得我累死了」,骂了一堆以后,当我反问「那孩子觉得读书重要吗?」、「孩子认为读书能带给他什么?」、「对孩子来说有没有比读书更重要/有兴趣的事?」,父母亲往往会呆住,可能会告诉我「这个……我没问过他耶」,或者是继续回圈「反正他一定没想那么多啦」、「反正他还是要读书」。
父母花了太多时间焦虑,甚至让自己的焦虑大到看不到孩子真实的样子。
父母常认为孩子很笨、孩子不会想、孩子没概念、孩子不会看、孩子没感觉,其实,这都不是真的,孩子都有在看、有在想、也充满了各种感觉,只是孩子不见得会表达出来,更何况大人往往只说自己想说的,没人在乎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没看到孩子真实的状况,却希望孩子变成某个理想的样子,连自己对自己的孩子都做不到因材施教,却期待学校老师对自己的孩子能因材施教,仔细想来,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妄想不是吗?

所以,遇到这样的父母亲,我会告诉他们:
第一、够好就好: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你不可能做好所有事,让所有人对你这个「父母的角色」满意,只要做「够好」(good enough)的父母就好,不要想做「完美/万无一失」(perfect)的父母,一来那不可能、二来那没有必要。
第二、一枝草一点露,你的焦虑是你的,孩子有自己的人生:你不可能永远陪伴孩子,倒不如让孩子有空间自己做些尝试,你才有机会看到孩子的动机、主动性,而不是一直像个教官累得要死。
第三、双亲需要学习,依不同年龄划出给孩子安全探索的自由:父母需要学习「什么事情」是孩子可以独立完成的,也需要学习「什么风险」是自己可以承担的,好让孩子可以尝试。举例来说:孩子的赖床是不是一定总要父母负责?跟孩子约法三章后,叫了孩子,但孩子继续赖床,选择让孩子自己迟到而受到老师惩罚,这是不是一种自己负责的学习?(但父母需要忍受可能会被老师当成不负责任家长、上班有迟到压力的可能性);孩子想学街舞是不是代表一定容易交到坏朋友而不能去?父母是否能协助过滤较好的学习环境,而非一开始就拒绝孩子,或至少厘清「如果可以学会街舞你觉得有什么不一样」?

重点是理解你的孩子怎么想、怎么看、怎么认识与理解这个社会、有什么样的价值观,而不是惶惶不安地怀抱著自己的担心,包含对孩子、对亲职、以及对各种潜藏的风险的,那样会让亲子关系充满压力喘不过气,也让你自己感觉非常疲累且非常挫折。

下一次,当你又被本文最前面那些焦虑卡住的时候,或许我们可以换个方法问问题:
「是什么让我的孩子这么不喜欢念书?」
「是什么让我的孩子不喜欢念书又没有其他兴趣?」
「怎么做能让孩子去做OOO又不会认识坏朋友?」
「怎么做能让我的孩子学习如何分辨坏朋友?」

用好奇取代禁止与控制,用了解协助孩子长出自己的能量,而非让他的顺从搞得你自己更疲惫。

(本社公关部2014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