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1
最新文章
2
活動
3
20150401 李家同:不要再折磨年輕人 改回聯招吧4
全球競爭力學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路260號3樓6
2022是特殊的一年~讓我們提前暖身 分享一份母親節禮物 2022 5/1本社公關部   18歲那年,他因為行兇傷人,被判了6年。從他入獄那天起,就沒人來看過他。母親守寡,含辛茹苦地養大他,想不到他剛剛高中畢業,就發生這樣的事情,讓母親傷透了心。他理解母親,母親有理由恨他。入獄那年冬天,他收到了一件毛絨衣,毛絨衣的下角繡著一朵梅花,梅花上別著窄窄的紙條:「好好改造,媽指望著你養老呢。」這張紙條,讓一向堅強的他淚流滿面。這是母親親手織的毛絨衣,一針一線,都是那麼熟悉。母親曾對他說,一個人要像寒冬的臘梅,越是困苦,越要開出嬌艷的花 。以後的四年裡,母親仍舊沒來看過他,但每年冬天,她都寄來毛絨衣,還有那張張紙條。為了早一天出去,他努力改造,爭取減刑。果然,就在第五個年頭,他被提前釋放了。背著一個簡單的包裹,裡面是他所有的財物~五件毛絨衣,他回到了家。家門掛著大鎖,大鎖已經生銹了。屋頂,也長出了一尺高的茅草。他感到疑惑,母親去哪兒了?轉身找到鄰居,鄰居訝異地看著他,問他不是還有一年才回來嗎?他搖頭,問:「我媽呢?」鄰居低下頭,說她走了。他的頭上像響起一個炸雷,不可能!母親才四十多歲,怎麼會走了?冬天他還收到了她的毛絨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紙條。鄰居搖頭,帶他到祖墳。一個新堆出的土丘出現在他的眼前。他紅著眼,腦子裡一片空白。半晌,問問鄰居,他是怎麼走的?鄰居說因為他行兇傷人,母親借了債替傷者治療。他進監獄後,母親便搬到離家兩百多哩的爆竹廠做工,常年不回來。那幾件毛絨衣,母親怕他擔心,總是托人帶回家,由鄰居轉寄。就在去年春節,工廠加班加點生產爆竹,不慎失火。整個工廠爆炸,裡面有十幾個做工的外地人,還有來幫忙的老闆全家人,都死了。其中,就有他的母親。鄰居說著,吸了口氣,說自己家裡還有一件毛絨衣呢,預備今年冬天給他寄出去。在母親的墳前,他捶胸頓足,痛哭不已。全都怪他,是他害死了母親,他真是個不孝子!他真該下地獄。第二天,他把老屋賣掉,背著裝了六件毛線衣的包裹遠走他鄉,到外地闖蕩。時間過得很快,一晃四年過去了。他在城市立足,開一家小飯館。不久,娶了一個樸實的女孩做妻子。小飯館的生意很好,因為物美價廉,因為他的謙和和妻子的熱情。每天早晨,三四點鐘他就早早起來去採購,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鮮肉拉回家。沒有雇人手,兩個人忙得像陀螺。常常,因為缺乏睡眠,他的眼睛紅紅的。不久,一個推著三輪車的老人來到他門前。她駝背,走路一跛一跛的,用手比畫著,想為他提供蔬菜和鮮肉,絕對新鮮,價格還便宜。老人是個啞巴,臉上滿是灰塵,額角和眼邊的幾塊疤痕讓她看上去面目醜陋。妻子不同意,老人的樣子,看上去實在不舒服。可他卻不顧妻子的反對,答應下來。不知怎的,眼前的老人讓他突然想起了母親。老人很講信用,每次應他要求運來的蔬菜果然都是新鮮的。於是,每天早晨六點鐘,滿滿一三輪車的菜準時送到他的飯館門前。他偶爾也請老人吃碗麵,老人吃得很慢,很享受的樣子。他心裡酸酸的,對老人說,她每天都可以在這個兒吃碗麵。老人笑了,一跛一跛地走過來。他看著她,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母親,突然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一晃,兩年又過去了,他的飯館成了酒樓,他也有了一筆數目可觀的積蓄,買了房子。可為他送菜的,依舊是那個老人。又過了半個月,突然有一天,他在門前等了很久,卻一直等不到老人。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小時,老人還沒有來。他沒有她的連繫方式,無奈,只好讓工人去買菜。兩小時後,工人拉回了菜,仔細看看,他心裡有了疙瘩,這車菜遠遠比不上老人送的菜。老人送來的菜全經過精心挑選,幾乎沒有雜子,棵棵都清爽。只是,從那天後,老人再未出現。春節就要到了,他包著餃子,突然對妻子說想給老人送去一碗,順便看看她發生了什麼事。怎麼一個星期都沒有送菜?這可是從沒有過的事。妻子點頭。煮了餃子,他拎著,反複打聽一個跛腳的送菜老人,終於在離他酒樓兩個街道的胡同裡,打聽到她了。他敲了半天門,無人應答。門虛掩著,他順手推開。昏暗狹小的屋子裡,老人在床上躺著,骨瘦如柴。老人看到他,訝異地睜大眼,想坐起來,卻無能為力。他把餃子放到床邊,問老人是不是病了。老人張張嘴,想說什麼,卻沒說出來。他坐下來,打量這間小屋子。突然,牆上的幾張照片讓他吃驚地張大嘴巴。竟然是他和媽媽的合影!他5歲時、10歲時、17歲時……,牆角,一只用舊布包著的包袱,包袱皮上,繡著一朵梅花。他轉過頭,呆呆地看著老人,問她是誰。老人怔怔地,突然脫口而出:「兒啊。」他徹底驚呆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啞巴?為他送了兩年菜的老人,是他的母親?那沙啞的聲音分明如此熟悉,不是他母親又能是誰?他呆愣愣地,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母親,號啕痛哭,母子倆的眼淚沾到了一起。不知哭了多久,他先抬起頭,哽咽著說看到了母親的墳,以為她去世了,所以才離開家。母親擦擦眼淚,說是她讓鄰居這麼做的。她做工的爆竹廠發生爆炸,她僥倖活下來,卻毀了容,瘸了腿。看看自己的模樣,想想兒子進過監獄,家裡又窮,以後他一定連媳婦都娶不上。為了不拖累他,她想出了這個主意,說自己去世,讓他遠走他鄉,在異地生根,娶妻生子。得知他離開了家鄉,她回到村子。輾轉打聽,才知道他來到了這個城市。她以撿破爛為生,尋找他四年,終於在這家小飯館裡找到他。她欣喜若狂,看著兒子忙碌,她又感到心痛。為了每天見到兒子,幫他減輕負擔,她開始替他買菜,一買就是兩年。可是現在,她的腿腳不利索,下不了床了,所以,再不能為他送菜。他眼眶裡含著熱淚,沒等母親說完,背起母親拎起包袱就走。他一直背著母親,他不知道,自己的家離母親的住處竟如此近。他走了沒二十分鐘,就將母親背回家裡。母親在他的新居裡住了三天。三天,她對他說了很多。她說他入獄那會兒,她差點兒去見他父親。可想想兒子還沒出獄,不能走,就又留了下來!他出了獄,她又想著兒子還沒成家立業,還是不能走;看到兒子成了家,又想著還沒見孫子,就又留了下來……她說這些時,臉上一直帶著笑。他也跟母親說很多,但他始終沒有告訴母親,當年他之所以砍人,是因為有人污辱她,用最下流的語言。在這個世界上,怎樣罵他打他,他都能忍受,但絕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他的母親。三天後,她安然去世。醫生看著悲慟欲絕的他,輕聲說,「她的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能活到現在,幾乎是個奇蹟。所以,你不用太傷心了。」他呆呆地抬起頭,母親,居然患了骨癌?打開那個包袱,裡面整整齊齊地疊著嶄新的毛絨衣,有嬰兒的,有妻子的,有自己的,一件又一件,每一件上都繡著一朵鮮紅的梅花。包袱最下面,是一張診斷書:骨癌。時間,是他入獄後的第二年。他的手顫抖著,心裡像插剜一剜地痛……百善孝為先!父母的愛是永遠的!子女的孝也應該永遠!(本社公關部 20220501)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20220501 提前的母親節~真實故事分享 2022-04-19 2023-04-19
全球競爭力學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路260號3樓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全球競爭力學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營區大順路260號3樓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2-04-1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李家同:不要再折磨年輕人 改回聯招吧

中央社  2015329日 上午9:22

(中央社台北29日電)大學個人申請入學正進行二階段甄選,繁複的流程苦惱考生和家長,雖然提供不同入學管道和機會,但在選擇過程,有人批評如同賭博。李家同教授在書貼文「不要再折磨年輕人,改回聯招吧!

長年關注教育問題的博幼基金會董事長李家同指出,他所認識的教授中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全國最多只有5%的人是要經過特別的方式入學的,其他人都是普通人,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對這些人而言,聯招是最好的方法,簡單而又公平,完全沒有賭博的成份在內。

李家同近日在臉書貼文指出:最近有一位朋友告訴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兒子研究如何填學測之後的六個志願。但朋友的兒子最後說「我不會再生孩子,因為我不要看到他在我們的國家遭受如此大的折磨」。

現在要進大學,一定先要參加學力測驗。學力測驗結束之後就要填志願申請入學,可是只能填六個志願。你也可以不申請入學,就要參加一個考試,這個考試叫做「指定考試」。

為什麼叫做指定考試?恐怕誰也說不出所以然來。指定考試就像過去的聯招,考完之後也像過去的聯招一樣填志願和分發。但是指定考試的名額有越來越少的趨勢,有些明星大學甚至只有20%的學生是經由指定考試入學的。所以,很少人敢不申請入學的。

如果你申請入學的結果不理想,你仍然可以放棄,然後再參加指定考試。所以,我們第一個問題就是一個「賭博」的問題,要不要放棄學力測驗的結果以及要不要放棄申請入學的結果。這已經就是折磨我們的年輕人了。

更要注意的是,指定考試的內容比學力測驗要難,如果你程度不好,學力測驗的結果不理想,你就只有參加指定考試,所以我們國家有一個奇怪的現象,功課好的人考比較容易的考試,功課不好的人要考比較難的考試。

現在我們來看填六個志願的問題,假設要填某一個學校的一個科系,你就要查這個科系所訂定的申請入學標準。它也許要求英文要均標,數學要高標等等,如果你不具備這些資格,那就白填了。如果是考得非常好的同學,任何科系都能上,事情簡單許多。可是成績中等的同學,就要查看許多科系的資訊才能找到他通過最低門檻的科系。

這還沒完,有些科系會要求對英文科加權,雖然英文的成績有通過門檻,但因為加權之後的分數又不夠了,所以又要注意加權的問題。

如果你發現你到達了最低門檻,加權之後的分數也還可以,你還要注意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去年這個科系在申請入學的最低分數。比方說,某某系去年申請入學的最低級分是70,而你只有65級分,你也要知道自己大概又上不去了。

為什麼你要如此地小心呢?因為申請入學並不是你可以直接申請的,要將自己的志願告訴一個單位。假設要申請甲系,那個單位會將所有申請甲系的同學,根據甲系訂出的標準予以排序,假如甲系釋出30個名額,那個單位會通知前90名的同學有被甲系考慮的機會。

所以填志願的問題就在於如果你的分數都非常高,要到哪一個科系,大概都沒問題。如果你的分數非常低,大概只能選一些冷門的學校和冷門的科系。如果你的分數是中等的,就要賭博了。

假設有一個大學的某一科系所訂出的標準不高,可想而知的是,這個科系被大家發現了,很多人會填這個科系為志願,一夜之間,這個科系的入學門檻就變得非常高了。也許去年61級分就可以被考慮,今年忽然之間要64級分才能被考慮。我們可憐的學生填志願的時候是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想的,如果他知道其他同學都不會填這個科系,而他填了,他就上了。可是他如何能知道呢?

有些同學會利用很多網站上的落點分析,可是你一定要知道,落點分析如果建議你填某志願,很多人也會據此建議去填,你又倒楣了。我知道就有一些學生填志願的時候,目標高了一點,結果一個學校都沒有能夠進。對這些學生來說,這是不是非常大的打擊?這些學生又不甘心填那些不夠厲害的校系,可是他們的賭博是賭輸了。

填志願還要注意另外一件事,萬一兩所不同大學的科系都可以有面試的機會,你還要注意時間是否有所衝突。比方說,在台北的一所大學是早上十點面試,另一所大學在高雄是下午一點面試,兩所大學其實只有一個機會可以選擇。

假如你有面試的機會,你還要準備備審資料,包含自傳、讀書計畫。自傳對於強勢孩子其實是極為有利的。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讀書計畫,第一,我根本還沒唸這個科系,如何知道所開的課程有哪些,如何能夠擬定讀書計畫?第二,大學部的課很多都是必修的,只有到高年級才有選修課。一個高中生在高中畢業的時候就能知道在他大四的時候要選什麼課嗎?我真的不知道讀書計畫的功能是什麼。

去面試要出車費,為了怕交通擁擠,有時學生由家長陪同到一個都市住旅館,凡此種種,對於弱勢孩子而言,實在是痛苦之至。

即使你有面試的機會,也極有可能最後全軍覆沒。有些大學有一種特別的辦法,讓你能夠以技藝加分,比方說,會拉小提琴,或者籃球打得特別好,學測也考得不錯,原來只能進某一大學的某一科系,因為有這些才藝,就可以經由這個才藝加分。

可是這談何容易,如果你是籃球高手,就要到很多大學去參加考試。我也要講,有很多在高中職的校隊選手,結果是完全垮掉。其實我們很難講這個同學的籃球技術一定比另外一個同學的籃球技術差一點。要評定同學的籃球技術或是小提琴技藝,往往有主觀判斷標準在內。要靠這種技藝入學,也會使同學感到沮喪。

我們可以問兩個問題,第一,對我們所有的年輕學子而言,這種制度有什麼好處?第二,對於大學而言,這個制度有什麼好處?

我所認識的教授中,都有一個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全國最多只有5%的人是要經過特別的方式入學的,其他人都是普通人,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對這些人而言,聯招是最好的方法,簡單而又公平,完全沒有賭博的成份在內。

我們的政府一再地說施政要便民,所以我們有各種便民措施。現在我們繳稅都可以用自然人憑證來繳稅,要繳水電費都非常容易,沒有想到的是,進大學要受到如此的折磨。

我有不少的朋友,近幾年來都有孩子要進大學,每一個人在他的小孩要進大學的時候,個個唉聲嘆氣。奇怪的是,我們的政府完全無動於衷,制定出如此複雜的入學制度,究竟是根據什麼原理,我真希望政府能夠給我們一個明確的答案。如果實在沒有辦法說明白這個制度的優點,那我就建議政府一了百了,不要再折磨年輕人了。恢復聯招,留下少數的名額,讓特殊的學生可以經由特殊的管道入學。
(本社公關部 104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