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1
最新文章
2
活动
3
20150401 李家同:不要再折磨年轻人 改回联招吧4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2022是特殊的一年~让我们提前暖身 分享一份母亲节礼物 2022 5/1本社公关部   18岁那年,他因为行凶伤人,被判了6年。从他入狱那天起,就没人来看过他。母亲守寡,含辛茹苦地养大他,想不到他刚刚高中毕业,就发生这样的事情,让母亲伤透了心。他理解母亲,母亲有理由恨他。入狱那年冬天,他收到了一件毛绒衣,毛绒衣的下角绣著一朵梅花,梅花上别著窄窄的纸条:「好好改造,妈指望著你养老呢。」这张纸条,让一向坚强的他泪流满面。这是母亲亲手织的毛绒衣,一针一线,都是那么熟悉。母亲曾对他说,一个人要像寒冬的腊梅,越是困苦,越要开出娇艳的花 。以后的四年里,母亲仍旧没来看过他,但每年冬天,她都寄来毛绒衣,还有那张张纸条。为了早一天出去,他努力改造,争取减刑。果然,就在第五个年头,他被提前释放了。背著一个简单的包裹,里面是他所有的财物~五件毛绒衣,他回到了家。家门挂著大锁,大锁已经生銹了。屋顶,也长出了一尺高的茅草。他感到疑惑,母亲去哪儿了?转身找到邻居,邻居讶异地看著他,问他不是还有一年才回来吗?他摇头,问:「我妈呢?」邻居低下头,说她走了。他的头上像响起一个炸雷,不可能!母亲才四十多岁,怎么会走了?冬天他还收到了她的毛绒衣,看到了她留下的纸条。邻居摇头,带他到祖坟。一个新堆出的土丘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红著眼,脑子里一片空白。半晌,问问邻居,他是怎么走的?邻居说因为他行凶伤人,母亲借了债替伤者治疗。他进监狱后,母亲便搬到离家两百多哩的爆竹厂做工,常年不回来。那几件毛绒衣,母亲怕他担心,总是托人带回家,由邻居转寄。就在去年春节,工厂加班加点生产爆竹,不慎失火。整个工厂爆炸,里面有十几个做工的外地人,还有来帮忙的老板全家人,都死了。其中,就有他的母亲。邻居说著,吸了口气,说自己家里还有一件毛绒衣呢,预备今年冬天给他寄出去。在母亲的坟前,他捶胸顿足,痛哭不已。全都怪他,是他害死了母亲,他真是个不孝子!他真该下地狱。第二天,他把老屋卖掉,背著装了六件毛线衣的包裹远走他乡,到外地闯荡。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四年过去了。他在城市立足,开一家小饭馆。不久,娶了一个朴实的女孩做妻子。小饭馆的生意很好,因为物美价廉,因为他的谦和和妻子的热情。每天早晨,三四点钟他就早早起来去采购,直到天亮才把所需要的蔬菜、鲜肉拉回家。没有雇人手,两个人忙得像陀螺。常常,因为缺乏睡眠,他的眼睛红红的。不久,一个推著三轮车的老人来到他门前。她驼背,走路一跛一跛的,用手比画著,想为他提供蔬菜和鲜肉,绝对新鲜,价格还便宜。老人是个哑巴,脸上满是灰尘,额角和眼边的几块疤痕让她看上去面目丑陋。妻子不同意,老人的样子,看上去实在不舒服。可他却不顾妻子的反对,答应下来。不知怎的,眼前的老人让他突然想起了母亲。老人很讲信用,每次应他要求运来的蔬菜果然都是新鲜的。於是,每天早晨六点钟,满满一三轮车的菜准时送到他的饭馆门前。他偶尔也请老人吃碗面,老人吃得很慢,很享受的样子。他心里酸酸的,对老人说,她每天都可以在这个儿吃碗面。老人笑了,一跛一跛地走过来。他看著她,不知怎的,又想起了母亲,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一晃,两年又过去了,他的饭馆成了酒楼,他也有了一笔数目可观的积蓄,买了房子。可为他送菜的,依旧是那个老人。又过了半个月,突然有一天,他在门前等了很久,却一直等不到老人。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老人还没有来。他没有她的连系方式,无奈,只好让工人去买菜。两小时后,工人拉回了菜,仔细看看,他心里有了疙瘩,这车菜远远比不上老人送的菜。老人送来的菜全经过精心挑选,几乎没有杂子,棵棵都清爽。只是,从那天后,老人再未出现。春节就要到了,他包著饺子,突然对妻子说想给老人送去一碗,顺便看看她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一个星期都没有送菜?这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妻子点头。煮了饺子,他拎著,反复打听一个跛脚的送菜老人,终於在离他酒楼两个街道的胡同里,打听到她了。他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门虚掩著,他顺手推开。昏暗狭小的屋子里,老人在床上躺著,骨瘦如柴。老人看到他,讶异地睁大眼,想坐起来,却无能为力。他把饺子放到床边,问老人是不是病了。老人张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他坐下来,打量这间小屋子。突然,墙上的几张照片让他吃惊地张大嘴巴。竟然是他和妈妈的合影!他5岁时、10岁时、17岁时……,墙角,一只用旧布包著的包袱,包袱皮上,绣著一朵梅花。他转过头,呆呆地看著老人,问她是谁。老人怔怔地,突然脱口而出:「儿啊。」他彻底惊呆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哑巴?为他送了两年菜的老人,是他的母亲?那沙哑的声音分明如此熟悉,不是他母亲又能是谁?他呆愣愣地,突然上前,一把抱住母亲,号啕痛哭,母子俩的眼泪沾到了一起。不知哭了多久,他先抬起头,哽咽著说看到了母亲的坟,以为她去世了,所以才离开家。母亲擦擦眼泪,说是她让邻居这么做的。她做工的爆竹厂发生爆炸,她侥幸活下来,却毁了容,瘸了腿。看看自己的模样,想想儿子进过监狱,家里又穷,以后他一定连媳妇都娶不上。为了不拖累他,她想出了这个主意,说自己去世,让他远走他乡,在异地生根,娶妻生子。得知他离开了家乡,她回到村子。辗转打听,才知道他来到了这个城市。她以捡破烂为生,寻找他四年,终於在这家小饭馆里找到他。她欣喜若狂,看著儿子忙碌,她又感到心痛。为了每天见到儿子,帮他减轻负担,她开始替他买菜,一买就是两年。可是现在,她的腿脚不利索,下不了床了,所以,再不能为他送菜。他眼眶里含著热泪,没等母亲说完,背起母亲拎起包袱就走。他一直背著母亲,他不知道,自己的家离母亲的住处竟如此近。他走了没二十分钟,就将母亲背回家里。母亲在他的新居里住了三天。三天,她对他说了很多。她说他入狱那会儿,她差点儿去见他父亲。可想想儿子还没出狱,不能走,就又留了下来!他出了狱,她又想著儿子还没成家立业,还是不能走;看到儿子成了家,又想著还没见孙子,就又留了下来……她说这些时,脸上一直带著笑。他也跟母亲说很多,但他始终没有告诉母亲,当年他之所以砍人,是因为有人污辱她,用最下流的语言。在这个世界上,怎样骂他打他,他都能忍受,但绝不能忍受有人污辱他的母亲。三天后,她安然去世。医生看著悲恸欲绝的他,轻声说,「她的骨癌看上去得有十多年了。能活到现在,几乎是个奇迹。所以,你不用太伤心了。」他呆呆地抬起头,母亲,居然患了骨癌?打开那个包袱,里面整整齐齐地叠著崭新的毛绒衣,有婴儿的,有妻子的,有自己的,一件又一件,每一件上都绣著一朵鲜红的梅花。包袱最下面,是一张诊断书:骨癌。时间,是他入狱后的第二年。他的手颤抖著,心里像插剜一剜地痛……百善孝为先!父母的爱是永远的!子女的孝也应该永远!(本社公关部 20220501)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20220501 提前的母亲节~真实故事分享 2022-04-19 2023-04-19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全球竞争力学院 Global Competition Capability Academy 807 高雄市左营区大顺路260号3楼6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https://schema.org/EventMovedOnline https://schema.org/OfflineEventAttendanceMode
2022-04-19 http://schema.org/InStock TWD 0 http://www.ghr-gcca.com.tw/hot_427661.html

李家同:不要再折磨年轻人 改回联招吧

中央社  2015329日 上午9:22

(中央社台北29日电)大学个人申请入学正进行二阶段甄选,繁复的流程苦恼考生和家长,虽然提供不同入学管道和机会,但在选择过程,有人批评如同赌博。李家同教授在书贴文「不要再折磨年轻人,改回联招吧!

长年关注教育问题的博幼基金会董事长李家同指出,他所认识的教授中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全国最多只有5%的人是要经过特别的方式入学的,其他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对这些人而言,联招是最好的方法,简单而又公平,完全没有赌博的成份在内。

李家同近日在脸书贴文指出:最近有一位朋友告诉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儿子研究如何填学测之后的六个志愿。但朋友的儿子最后说「我不会再生孩子,因为我不要看到他在我们的国家遭受如此大的折磨」。

现在要进大学,一定先要参加学力测验。学力测验结束之后就要填志愿申请入学,可是只能填六个志愿。你也可以不申请入学,就要参加一个考试,这个考试叫做「指定考试」。

为什么叫做指定考试?恐怕谁也说不出所以然来。指定考试就像过去的联招,考完之后也像过去的联招一样填志愿和分发。但是指定考试的名额有越来越少的趋势,有些明星大学甚至只有20%的学生是经由指定考试入学的。所以,很少人敢不申请入学的。

如果你申请入学的结果不理想,你仍然可以放弃,然后再参加指定考试。所以,我们第一个问题就是一个「赌博」的问题,要不要放弃学力测验的结果以及要不要放弃申请入学的结果。这已经就是折磨我们的年轻人了。

更要注意的是,指定考试的内容比学力测验要难,如果你程度不好,学力测验的结果不理想,你就只有参加指定考试,所以我们国家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功课好的人考比较容易的考试,功课不好的人要考比较难的考试。

现在我们来看填六个志愿的问题,假设要填某一个学校的一个科系,你就要查这个科系所订定的申请入学标准。它也许要求英文要均标,数学要高标等等,如果你不具备这些资格,那就白填了。如果是考得非常好的同学,任何科系都能上,事情简单许多。可是成绩中等的同学,就要查看许多科系的资讯才能找到他通过最低门槛的科系。

这还没完,有些科系会要求对英文科加权,虽然英文的成绩有通过门槛,但因为加权之后的分数又不够了,所以又要注意加权的问题。

如果你发现你到达了最低门槛,加权之后的分数也还可以,你还要注意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去年这个科系在申请入学的最低分数。比方说,某某系去年申请入学的最低级分是70,而你只有65级分,你也要知道自己大概又上不去了。

为什么你要如此地小心呢?因为申请入学并不是你可以直接申请的,要将自己的志愿告诉一个单位。假设要申请甲系,那个单位会将所有申请甲系的同学,根据甲系订出的标准予以排序,假如甲系释出30个名额,那个单位会通知前90名的同学有被甲系考虑的机会。

所以填志愿的问题就在於如果你的分数都非常高,要到哪一个科系,大概都没问题。如果你的分数非常低,大概只能选一些冷门的学校和冷门的科系。如果你的分数是中等的,就要赌博了。

假设有一个大学的某一科系所订出的标准不高,可想而知的是,这个科系被大家发现了,很多人会填这个科系为志愿,一夜之间,这个科系的入学门槛就变得非常高了。也许去年61级分就可以被考虑,今年忽然之间要64级分才能被考虑。我们可怜的学生填志愿的时候是不知道其他人是如何想的,如果他知道其他同学都不会填这个科系,而他填了,他就上了。可是他如何能知道呢?

有些同学会利用很多网站上的落点分析,可是你一定要知道,落点分析如果建议你填某志愿,很多人也会据此建议去填,你又倒楣了。我知道就有一些学生填志愿的时候,目标高了一点,结果一个学校都没有能够进。对这些学生来说,这是不是非常大的打击?这些学生又不甘心填那些不够厉害的校系,可是他们的赌博是赌输了。

填志愿还要注意另外一件事,万一两所不同大学的科系都可以有面试的机会,你还要注意时间是否有所冲突。比方说,在台北的一所大学是早上十点面试,另一所大学在高雄是下午一点面试,两所大学其实只有一个机会可以选择。

假如你有面试的机会,你还要准备备审资料,包含自传、读书计画。自传对於强势孩子其实是极为有利的。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读书计画,第一,我根本还没念这个科系,如何知道所开的课程有哪些,如何能够拟定读书计画?第二,大学部的课很多都是必修的,只有到高年级才有选修课。一个高中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就能知道在他大四的时候要选什么课吗?我真的不知道读书计画的功能是什么。

去面试要出车费,为了怕交通拥挤,有时学生由家长陪同到一个都市住旅馆,凡此种种,对於弱势孩子而言,实在是痛苦之至。

即使你有面试的机会,也极有可能最后全军覆没。有些大学有一种特别的办法,让你能够以技艺加分,比方说,会拉小提琴,或者篮球打得特别好,学测也考得不错,原来只能进某一大学的某一科系,因为有这些才艺,就可以经由这个才艺加分。

可是这谈何容易,如果你是篮球高手,就要到很多大学去参加考试。我也要讲,有很多在高中职的校队选手,结果是完全垮掉。其实我们很难讲这个同学的篮球技术一定比另外一个同学的篮球技术差一点。要评定同学的篮球技术或是小提琴技艺,往往有主观判断标准在内。要靠这种技艺入学,也会使同学感到沮丧。

我们可以问两个问题,第一,对我们所有的年轻学子而言,这种制度有什么好处?第二,对於大学而言,这个制度有什么好处?

我所认识的教授中,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全国最多只有5%的人是要经过特别的方式入学的,其他人都是普通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对这些人而言,联招是最好的方法,简单而又公平,完全没有赌博的成份在内。

我们的政府一再地说施政要便民,所以我们有各种便民措施。现在我们缴税都可以用自然人凭证来缴税,要缴水电费都非常容易,没有想到的是,进大学要受到如此的折磨。

我有不少的朋友,近几年来都有孩子要进大学,每一个人在他的小孩要进大学的时候,个个唉声叹气。奇怪的是,我们的政府完全无动於衷,制定出如此复杂的入学制度,究竟是根据什么原理,我真希望政府能够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如果实在没有办法说明白这个制度的优点,那我就建议政府一了百了,不要再折磨年轻人了。恢复联招,留下少数的名额,让特殊的学生可以经由特殊的管道入学。
(本社公关部 1040329)